将近二十年前,尚未获得菲律宾国籍的他,曾经代表德国U19和U20登上国字号赛场,而与其共事过的主教练,正是后来执掌过天津泰达的德国人乌利·施蒂利克;在2011年3月正式完成移籍手续后,将亚洲足坛当做主战场的施罗克,开始成为中国男足的对手。尤其是最近两三年,戴上国家队队长袖标的他频繁与武磊们过招,但仅仅1平3负的战绩,还是无法让菲律宾在洲际赛事走得更远。

不知道在亚洲足坛发挥余热时,少年时代练习过拳击的施罗克,是否会关注一下老东家菲尔特的表现。就在2021年夏天,这家庶民俱乐部异军突起,开启了队史的第二次德甲之旅。只是,在顶级联赛的压榨和逼迫下,这趟圆梦之旅算不上多么美好。

施罗克与菲尔特俱乐部的情缘颇深,从2001年到2012年,他从那里出道并出战了近两百场职业联赛。就算后来辗转过霍芬海姆和法兰克福,他依然在2014年夏天回到菲尔特,穿上熟悉的球衣,继续增添着他在龙霍夫体育公园的履历。

前后十多年的本土俱乐部生涯,施罗克的联赛进球数超过一百个,但他能收获的荣誉锦标,仅仅只有一个——2011-12赛季的德乙联赛冠军。

彼时,他在29次出场送出3个进球和7次助攻,是球队历史性升入顶级联赛的功臣之一。菲尔特历史上的首次德甲之旅,也是从那时重磅上线。

作为佩格尼茨河和雷德尼茨河的交汇之地,且与纽伦堡构成双子城,每逢夏季都会举办各种音乐节(主要包括市中心的菲尔特音乐节、民俗蓝调音乐节和新奥尔良音乐节)的菲尔特,可是拥有鲜明的产业标签——玩具业。截至2019年7月,这里的失业率为2.9%,市内大大小小的工艺品和玩具制造商,成为了“打工人”的雇主代表。

此外,菲尔特的酿酒生意,曾经是享誉德国的存在——依仗于五家大型啤酒厂的金字招牌,它甚至要比慕尼黑更担得起“啤酒城”的美誉。

如果不是疫情的侵扰,菲尔特本可以像很多德国知名城市一样,静候着游客们的光顾:从春秋时节的跳蚤市场、音乐节、博览会和节日集市,到日常值得打卡的市政剧院、市政公园、古斯塔夫大街和多个博物馆,巴伐利亚城市走一走,欧洲风情任你游。

毫无疑问,上古时期三次加冕全国冠军的菲尔特,就是所在城市最响亮的体育切片。

凭借于上赛季以攻势足球博得的德甲资格,时隔整整九年,菲尔特俱乐部又让本地球迷有了为顶级联赛欢呼雀跃的理由。主教练莱特尔曾经骄傲地说道:“我们的升级就是一次真正的足球奇迹!”

然而,由于多名核心主力和潜力新星均相继离队,菲尔特的第二次德甲之旅,起初犹如噩梦一般——别说是取得胜利、拿下3分了,就连一场平局都是可望不可即的存在。自8月14日赛季开打后,菲尔特一度遭遇了14场不胜和12场连败,难得拿到的分数,就是主场与比勒菲尔德的1比1平局。该队在德甲末位的挣扎没有任何悬念。

在不断成为伊拉斯·贝博和希克的背景板后,菲尔特俱乐部终于在去年12月12日达成了零的突破。彼时,借助于主场1比0击败柏林联盟的里程碑式胜利,一系列的队史纪录就此得到改写——包括队史德甲的首个主场胜利,终止德甲12场连败和24个主场不胜,时隔3144天终于在德甲获得胜利,以及本赛季第一次零封对手。

一周后,在主场面对奥格斯堡时,菲尔特又与对手互交白卷,拿到了3轮联赛内的第4个积分。下半程球队更是在5轮比赛中取得2胜2平1负的佳绩,22轮战罢,球队的战绩是3胜4平15负,进20球失57球,拿到13个积分。

当然,这一波拿分小高潮,并不能将菲尔特彻底拉出泥潭。球队依然在德甲垫底,和降级区外的球队仍有9分的巨大差距,在欧洲五大联赛的所有球队中,积分数据也是仅比莱万特(11分)更高的存在。

但是,菲尔特人的逆袭精神,大抵与所有纸面分析和数据无关,哪怕又是德甲联赛一年游,他们也会抓住为数不多的机会,想方设法地证明自己。

直播吧所有视频均链接到各大视频网站播放,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,如有异议请与我们取得联系。

yabo2020vip111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